网赌博的平台

  • <tr id='kYgOyJ'><strong id='kYgOyJ'></strong><small id='kYgOyJ'></small><button id='kYgOyJ'></button><li id='kYgOyJ'><noscript id='kYgOyJ'><big id='kYgOyJ'></big><dt id='kYgOyJ'></dt></noscript></li></tr><ol id='kYgOyJ'><option id='kYgOyJ'><table id='kYgOyJ'><blockquote id='kYgOyJ'><tbody id='kYgOyJ'></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kYgOyJ'></u><kbd id='kYgOyJ'><kbd id='kYgOyJ'></kbd></kbd>

    <code id='kYgOyJ'><strong id='kYgOyJ'></strong></code>

    <fieldset id='kYgOyJ'></fieldset>
          <span id='kYgOyJ'></span>

              <ins id='kYgOyJ'></ins>
              <acronym id='kYgOyJ'><em id='kYgOyJ'></em><td id='kYgOyJ'><div id='kYgOyJ'></div></td></acronym><address id='kYgOyJ'><big id='kYgOyJ'><big id='kYgOyJ'></big><legend id='kYgOyJ'></legend></big></address>

              <i id='kYgOyJ'><div id='kYgOyJ'><ins id='kYgOyJ'></ins></div></i>
              <i id='kYgOyJ'></i>
            1. <dl id='kYgOyJ'></dl>
              1. <blockquote id='kYgOyJ'><q id='kYgOyJ'><noscript id='kYgOyJ'></noscript><dt id='kYgOyJ'></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YgOyJ'><i id='kYgOyJ'></i>

                中國首家網上媒體1995年1月12日創辦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長按二維碼圖片,保存至手機掃描二維碼。

                2. 使用微信打開此網頁,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

                科學家貢獻為何在企業合作中“消失”?

                發布時間:    來源:中國科』學報 

                  “成功的◆合作,缺憾的宣傳。”

                  6月24日,看到國藥集團中國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生公司)在“全球首個新冠滅活疫苗III期臨床試↓驗”的對外但卻依舊沒有發現何林宣傳中,有意無意間將這款疫苗背後的重要合作夥伴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下∑簡稱病毒所)所做的貢獻忽略掉,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徐旭東寫下了上面的話。

                  以此為題,徐旭東在自己的科學網博客中撰文痛陳:“企業不能充分尊重科研合作單位的重要貢獻,這或許是我國科技成果轉化率不高▲的普遍原因之一。”

                  在與《中國科◎學報》的對話中,徐旭東對記者說,他反映的不僅〖是企業不尊重科學家的問題,還在於在合作開展的科技成果轉化工作中,一些試圖獨占成果的行為,“讓人不安”。

                  “這種事情挺普遍的”

                  “全球首個新冠滅活疫苗III期臨床試驗”能夠順利開展♀,毫無疑問是病毒所和中生公司合作研發的結晶——從病毒分離到培養制備,從效性評價到疫苗研發,都有可查的公開信息佐證。

                  但在6月16日國資委々官方微博和6月23日中生公司的官方微信報道中,該疫苗都變成了“中國生物武漢生物制品研ぷ究所研發的滅活疫苗”。

                  不明就裏的各大媒體紛紛引用上述官方表述。於是,在該消息的傳播中,不見了病毒所的身影。

                  “中國生物在宣傳中沒有展現出作為國有企業應有的尊重合作者和源頭創新的態度。”徐旭東說。

                  一位熟悉中生公司的院士也向記者表示,中生集團報道不知道忽視了科學家的貢獻,應予以修正。

                  中生公司的這種做法,是“特殊時期”的個例嗎?徐旭東」不以為然。

                  目前正投身於環保技術產業化事業的南方某高校環境與能ㄨ源學院教授汪風(化名)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說:“這種現象還是挺普遍的。”

                  汪風以他從事的環保行業為例說,現在許多大公司,包括“中字頭”“國字頭”的公司,也“投身”環保行業。他們往往能拿到國家的大項目,但真正在某一個細分領域幹活的,往往是中小公司⌒——說白一點,一般都是■通過層層外包轉過來的。

                  “如果某個中小公司在某個領域取得了很好的技術成果,去‘報獎’或者去編寫一些材料的時候,中小公司的名字會被放在前面嗎?”汪風對記∩者說:“(報獎)能被放到第三名的位置,那都是→比較有良心的了——很多連名字都沒有。”

                  “蝦大吃魚、魚大吃蝦”。汪風說,許多大公司大項目在〗手,根本不愁有人“接單”,你不願意,有的是小公司或團 天地之力隊願意;有的大公司在請中小企業做項目的時候,會明確告知在報獎等環節“不會掛上你們的名¤字”。

                  “我們覺得反正核心技□ 術在我們手裏,為了把項目拿下來,就只好不去墨麒麟正冷冷在乎了。”汪風說。久而久之,抹殺高校院所、初創團隊或中小公司技術貢獻的情況,幾乎成了潛規則。

                  科技成ζ果轉化要強調“首發權”

                  然而,對科研人員貢獻不夠尊重甚至於侵吞的情況,並不止於“魚大吃蝦”。

                  深圳市清研環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清◎研環境)是脫胎於深圳清華大學研究院生態與環境保護實驗室的一家“雙創型”環保技術及裝備服務公司。在成立清研環境之前,該實驗室主任劉淑傑曾帶領團隊走過“技術服務”“技術轉讓”“技術參股”等技術¤產業化的路子,均遭遇過不同的挫折。

                  “技術服務類似於賣方案——我們提供技術方案給工程公司,收取技術服務費。耗時■費力不說,收款也非常困難。”劉淑傑回憶:“我記得有一個食品廠,我們幫他們做完了項目,為了收到最後一筆幾萬塊錢,我還協助他們申請科研經費,但那個老板拿到科研經費後把公司賣掉了,至今也沒有把那筆錢付給我們。”

                  後來,劉淑㊣傑帶領團隊開始嘗試“技術參股”的合作形式。這相當於賣技術的同時參與產業化——技術占小股,研究人員以項目技術隨后便是愣住了團隊參與產業化工作。然而,這種看似理想的方式卻也遭遇了現實的殘酷:待到他們把方案拿出來,對方竟以“方案沒什「麽難的、實驗室沒▼什麽用了”為由,要求他們退出實驗室股權。

                  對此,汪風反思道:“國外在科研上非常重視首發權,我們在科技成果轉化中往往並不是很重視。”他說,國內很多大工程、大項目,說起來都是總成技術、系統集⊙成這些“唯結果論”的工作,對細分▆領域的技術歸屬並不註意。

                  我國知識產權保護仍面臨挑戰

                  科研人員的勞動成果得不到回報、企業在申報獎項等活動中忽視科研人員貢獻,無疑會降低科研人員參與技術轉化的積極性,不利於科技成果的落地轉化。

                  “有些企業家尊〗重資本遠高於技術和知識產權。”中國科學〇院福建物質結構研究所研究員姚元根在接受采訪時對《中國科學報》說道,究其原因,他認為法律規範不完善導致的“我們國家保護知識產權不力”是最大的問題。

                  姚元根近些年來一直致力∞於煤制乙二醇技術的市場推廣和應用。但@ 他也坦承,現在╳煤制乙二醇市場上存在無序競爭現象,知識產權保護面臨挑戰。

                  中就算擊殺不了國科學院╱科技促進發展局局長嚴慶此前曾在一次采訪中對記者提到,有的科學家不願意把技術轉移出去再轉化,就是擔心一些企業不尊重知識產權,到成果落地後√會被“甩下車”。但他同時認為,隨著對知識產權保護越來越規範,類似的事情會越來越少。

                  姚元根對此有些不同意見:“你就看法院受理關於知識產權訴訟有多少?打了多少官司?是如何維護知識產權的?”一連發出3個問句,他表示,國內對於知識產權的保護仍任重道遠。

                  技術占股“行價”僅10%左右

                  “目前的社會和市場,仍然是資本為大。”汪風對《中國科學報》說。

                  這或許能夠從下面這個數據中看出端倪。他告訴記者,一般〇情況下,目前市場上技輝使者點了點頭術入股所占比例,僅僅10%左右。

                  “我是搞技術的,盡管我也覺得偏低,但這就是‘老板們’開出的‘行價’。”汪風說,如果不接受這個比例的技術入股,還可以選擇自己創業——但創業往往是九死一生。

                  他同時表∑ 示,科技成果轉化難,還在於能夠拿出來用以轉化落地的成果比例不高█。“有些成果是為了寫論文而寫論文、為了申請專利而申請專利,很多都不是從真正的產業需求出發,這也為企業與科學家之間建立信任蒙上了陰影。”

                  談及中生公司對病毒所科研貢獻@的“疏漏”,長期從事科技成果轉化和科技戰略研究工作的秋凡對記者表示:“在心理學中,合作者中容易出現←‘當局者迷’心態,有時會過高估計其對團隊貢獻的現象,即誇大貢獻。但這也反映了,科學家和企業家之間的利益需要均衡。”


                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

                神州學人雜誌及神州學人網原創文章轉載說明:如需轉載,務必註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編輯:賈夢溪

                更多>>精華內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20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輯制作:神州學人編輯部 法律顧問:北京市法大律∴師事務所
                備案編號:京ICP備05071141號-6 互聯網新聞信息①服務許可證 110108351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7039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chisaeditor@sina.com
                聯系電話:0086-10-82296680 傳真:0086-10-82296681
                電子郵件:tougaochisa@aliyun.com 技術支持: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